2021年高血压和情绪障碍相关性临床研究的最新进展(全文)_doc

(文档共8页)  

当前位置: 雨花文库>医药卫生>临床医学>2021年高血压和情绪障碍相关性临床研究的最新进展(全文)_doc


2021年高血压和情绪障碍相关性临床研究的最新进展(全文)

由于人们生活节奏的加快,工作压力的增加,人群高血压和情绪异常的发生率逐年增加。心血管事件每年导致超过1800万人死亡,约占全球所有死亡人数的三分之一。高血压是心血管重要的危险因素,但也是公认的心血管事件可补救的危险因素[1]。中国有研究发现,在合并高血压的卒中患者中,尽管七成人知道自己患有高血压,但接受降压治疗且血压控制在目标范围内的患者只有两成[2]。失眠、抑郁、焦虑等情绪障碍可导致血压的升高和控制良好的高血压患者血压发生波动。情绪异常将导致机体交感神经的兴奋,机体释放大量的儿茶酚胺物神经递质,导致心率增快和血管收缩加重了心肌缺血,引起心血管事件发生率的增加。情绪异常与高血压互为因果,相互叠加最终导致高血压患者预后不良。此外,降低血压的药物是否与情绪障碍相关,降压药是否可以预防情绪障碍的发生。这些都已引起人们的关注。

1 睡眠障碍

睡眠呼吸功能障碍和失眠与高血压相关,且是心血管疾病和死亡的主要危险因素。Li等[3]通过长达6年的随访,调查了美国西班牙裔/拉丁美洲人中睡眠呼吸障碍/失眠和高血压或糖尿病发生之间关系,并评估这些关系中潜在的性别差异。通过使用调查logistic回归模型分析了来自西班牙裔社区健康研究/拉丁美洲人研究的11 623例西班牙裔/拉丁美洲裔参与

者的数据,并校正了潜在的混杂因素。在基线时测量了受试者的睡眠呼吸障碍(呼吸暂停-呼吸不足指数≥5)和失眠(妇女卫生倡议失眠等级量表≥9)的情况。根据国家指南定义了高血压(≥2级)和糖尿病。研究结果显示,与无睡眠呼吸障碍相比,睡眠呼吸障碍可使高血压的危险增加54%(HR=1.54),使糖尿病危险增加37%(HR=1.37)。但经相关性检验发现,失眠仅与高血压有关,而与糖尿病无关。此外,失眠与高血压相关性男性大于女性。该研究结果显示,睡眠呼吸障碍与高血压相关。

新的临床证据证实了睡眠障碍可导致血压升高。其可能的机制是睡眠障碍后,机体交感神经系统兴奋,心率加快、小动脉收缩和血压升高。如果高血压患者机体存在不稳定斑块的话,上述交感神经兴奋的结果将导致冠状动脉粥样斑块的破裂,引发心血管事件的升高。此外,难治性高血压或血压控制不良的高血压患者大部分存在情绪异常,及时发现和治疗情绪异常将有助于高血压的控制。

2 降压药与情绪障碍

动物模型、流行病学调查和基因组研究证实,双相情感障碍易患动脉粥样硬化。而常用的降压药可能在情绪障碍的发病机理或过程中起作用。Boal等[4]通过对525 046例患者进行了5年随访,对使用不同类别降压药的单药治疗患者进行分析,以确定降压药是否对情绪障碍产生影响。结果显示,接受血管紧张素转换酶抑制剂(ACEI)或血管紧张素受体阻滞剂

(ARB)治疗的患者发生情绪障碍的风险最低,接受β受体阻滞剂治疗的患者(HR=2.11)和钙拮抗剂(HR=2.28)发生情绪障碍的风险增加2倍;不使用降压药的人群(HR=1.63)和噻嗪类药物(HR=1.56)发生情绪障碍的风险无明显增加。该研究提示,降压药物可能对情绪产生不同的影响,钙拮抗剂和β受体阻滞剂可能会增加患病风险,而ACEI和ARB可能会降低患病风险。

最近的研究表明,降压药物可以治疗情绪障碍。Shaw等[5]使用大规模的链接医疗保健数据,调查了某些类别的降压药,例如ACEI/ARB和钙通道阻滞剂是否与新发的严重抑郁症或双相情感障碍的风险降低相关。研究结果显示,对于无情绪障碍史的患者,降压与新发严重抑郁症风险增加相关。对于ACEI/ARB单药治疗,新发严重抑郁症的危险无明显增加(HR=1.17);但使用β-受体阻滞剂可显著增加发生情绪障碍的危险(HR=2.68),主要表现在焦虑症发生。ACEI/ARB(HR=0.46)可预防相情感障碍的发生。对于过去有情绪障碍病史的患者,所有类型的降压药都与未来发生严重抑郁症发作的风险增加相关。该研究提示,没有证据显示降压药可以预防新的严重抑郁症发作,但是ACEI/ARB可能预防相情感障碍的发生。

降压药与情绪障碍是高血压患者关心的一个临床问题,现有少量的临床证据显示,5种降压药总体上对情绪障碍无显著的影响,但ACEI/ARB

可降低情绪障碍发生,而β-受体阻滞剂和钙通道阻滞剂与情绪障碍发生增加相关,噻嗪类利尿剂与情绪障碍无关。

3 血压与抑郁症

焦虑和抑郁被认为是心血管疾病的危险因素,但它们与血压的关系仍不确定。生活方式因素和与年龄相关的合并症可能使这些关系混淆。Huang等[6]评估了年龄≥49岁人群中血压与焦虑和抑郁评分之间的关系。多变量分析显示收缩压与焦虑和抑郁评分之间呈负相关,与年龄,体重指数,婚姻状况,教育程度,吸烟状况,饮酒状况,体育活动水平无关,与自我报告的心血管疾病(≥2)和降压药的使用,男性(系数= -0.112;系数= -0.051)相关,而与女性无关(系数= -0.001,系数=-0.005)。男性(系数=-0.018,系数= -0.001)或女性(系数=-0.007,系数= -0.015)的舒张压与焦虑或抑郁评分无关。经过4年的随访,未使用降压药的受试者的血压降低与焦虑和抑郁事件增多明显相关。该研究结果提示,中老年男性降低收缩压可以预防焦虑和抑郁危险。

高血压是抑郁症的危险因素,尽管生物学解释支持降低血压对随后的抑郁症的益处,但是抗高血压疗法对抑郁症的作用尚不清楚。Jin 等[7]评估了降压治疗对抑郁症状是否具有保护作用。研究结果显示,对所有混杂因素校正后,控制血压可以使抑郁症风险降低8%。接受血压控制的高血压患者抑郁症发病率降低32%(HR=0.68)。该研究提示,高血压患者

接受降压治疗可以降低抑郁症的发病风险。Yeung等[8]检查了高血压合并有抑郁症的患者通过严格控制收缩压(≤120mmHg)与降低阿尔兹海默病风险相关。研究结果显示,在整个样本中,严格控制收缩压与降低阿尔兹海默病的风险没有显着相关(HR=1.13)。然而,在合并有抑郁亚组中,与标准对照组(收缩压在121~139 mmHg)相比,强化控制收缩压(收缩压≤120mmHg)与阿尔兹海默病风险增加(HR=1.49)有关。该研究提示,在高血压和合并抑郁症的老年人中,收缩压≤120 mmHg的强化收缩压目标与阿尔兹海默病风险增加相关。

高血压与焦虑症和抑郁症发病相关,新的临床证据显示,中年积极控制更重要可以预防老年发生焦虑症和抑郁症。但血压控制在什么范围之内目对预防情绪障碍为最佳?目前尚有争论。临床证据显示,将伴有抑郁症的高血压患者收缩压控制在≤120 mmHg可以增加了阿尔兹海默病的风险。

4 降压药与抑郁

抑郁症在高血压和心脑血管疾病患者中很常见。一项研究从一大型医院数据库中抽取525 046例患者,随访5年。根据降压药使用类别不同将患者分为五组。选择ACEI和ARB作为AA组、β-受体阻滞剂作为BB 组、钙通道阻滞剂作为CCB组。利尿剂作为TZ组,以及第五种无抗高血压疗法组(NoAntiHTN)。通过多变量调整后的二元逻辑回归分析发现,

(文档共8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