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高血压与认知功能障碍相关性临床研究的最新进展(全文)_doc

(文档共12页)  

当前位置: 雨花文库>医药卫生>基础医学>2021年高血压与认知功能障碍相关性临床研究的最新进展(全文)_doc


2021年高血压与认知功能障碍相关性临床研究的最新进展(全文)

长期高血压增加了大脑中小血管损伤的风险,而这往往与认知功能和中风风险直接相关。有研究表明,降压治疗在预防认知能力下降方面具有潜在的有益作用。在非常年老或体弱的人中,一些研究已经观察到低血压与较差的认知功能之间的关系。用于保护认知功能(尤其是在老年人中)的最佳收缩压和舒张压值尚不清楚[1]。目前在美国大约46%的成年人都患有高血压,中国有研究发现,在合并高血压的卒中患者中,尽管七成人知道自己患有高血压,但接受降压治疗且血压控制在目标范围内的患者只有两成[2]。高血压直接导致早期认知功能异常,而认知功能障碍往往是老年痴呆的前期表现[3]。认知功能异常和痴呆将给家庭和社会带来非常大的负担。如何控制好高血压,高血压控制目标在何种水平对认知功能有保护作用已引起越来越多人们的关注。

1 血压水平与认知功能

一项研究探讨了韩国老年人舒张压(DBP)与认知功能之间的关系。该研究分析了701例受试者的DBP范围在两年内没有变化(≤79mm Hg 或≥80mm Hg)的数据。研究结果显示,DBP≥80mmHg组的结构练习平均评分和单词表回忆测试均高于舒张压≤79 mmHg的得分。该研究结果提示,将DBP维持在≤79mmHg增加了韩国老年人认知能力下降的风险[4]。Levine等[5]检查了卒中后90 d测量的收缩压(SBP)和DBP,

脉压(PP),平均动脉压(MAP)和认知之间的关联。研究结果显示,SBP升高,DBP降低,PP升高和MAP降低均与患者的认知表现较差有关。较低的认知能力与较高的年龄,较低的教育程度,墨西哥裔,种族,糖尿病,较高的中风严重度,抑郁症状和体重指数(BMI)较低有关。在患有高血压的幸存者中,卒中后90 d服用降压药与动物流利度测试评分较高显著相关。该研究提示,卒中幸存者的血压水平与认知能力相关。90 d内的认知能力与社会人口统计学和临床因素无关。

高血压是否对认知功能有因果关系尚不清楚。Sun等[6]采用孟德尔随机化(MR)方法研究了高血压是否会导致中年人认知功能受损。该研究入选了CARDIA研究中的1369例中年成年人,共使用109种遗传多态性与血压建立了关联作为工具变量,并估计了基因-认知功能关联。研究结果显示,基因预测的SBP,DBP或PP升高10 mmHg,可使数字符号替代测试(DSST)评分降低4.9至7.7点,而基因预测的SBP升高10 mmHg会导致雷伊听觉语言学习测试(RAVLT)降低0.7个百分点,Stroop 升高2.3个百分点。该研究结果提示,高血压(尤其是SBP升高)与中年时期处理速度,言语记忆和执行功能较差相关,中年患有高血压将严重影响认知功能。

关于血压与认知障碍和痴呆的风险之间的关联仍然存在争议,Ou等[7]检索了PubMed并在前瞻性研究有关血压对认知障碍风险的影响进行

了荟萃分析。研究发现中年高血压与认知障碍风险高1.19~1.55倍相关。5项研究的剂量反应分析表明,中年SBP>130 mm Hg与认知障碍风险增加有关。关于老年的血压暴露,高SBP,低DBP,过度血压变异和体位性低血压均与认知功能降低相关。使用降压药可使认知功能障碍的风险降低21%。U形剂量反应曲线表明,对于预防阿尔茨海默氏病风险,DBP 水平的保护窗口在90~100 mm Hg之间。血压变量与认知障碍之间的关系是年龄和血压类型依赖的;使用降压药物与认知功能降低的风险降低有关。但是,预防认知障碍的最佳剂量,持续时间和类型有待进一步研究。

高血压与认知功能障碍的风险增加有关,但这种关系尚不清楚。另一项荟萃分析对50项研究、涉及107405例参与者进行分析。研究结果显示,在没有痴呆症和严重心血管疾病的情况下,高血压似乎会影响不同领域的认知表现,例如中风。这种关系似乎与人口统计学因素(性别和教育程度),医学合并症(糖尿病)和精神疾病(抑郁症)无关。该研究结果表明,血压升高与没有痴呆症的患者认知能力下降的风险更高相关。即使在没有临床高血压的情况下,也需要引入血压的早期管理,以防止通常与衰老相关的认知功能下降的风险[8]。Lamar等[9]调查了认知功能与血压值的关系,该研究入选了908例非痴呆老年参试者。研究结果显示,在单独的多元线性回归模型中,在调整了年龄,性别,教育程度,抗高血压药物的使用,糖尿病和累积心血管疾病后,认知功能障碍与SBP,MAP和PP呈负相关。该研究结果提示,认知功能障碍与非痴呆老年人的血压值较高有关。

Veldsman等[10]进行了一项针对中年人群,纳入了英国生物样本库(UK Biobank)的2.2万多例44~73岁的大脑相对健康的受试者(没有阿尔茨海默病、神经系统疾病等),并通过大脑影像学检查和认知测试来评估其认知和执行功能。重点分析了血压升高对认知功能的影响,并注意到这表现在了多个方面。首先,在未服用降压药的人群中,随着SBP的增加,执行功能的表现也逐渐降低。其次,相较于未服药人群,已经在服用降压药的确诊高血压患者执行功能明显整体要更差。此外,已服用降压药人群,当SBP控制在≤140 mm Hg时,认知功能更稳定,而当SBP≥140 mm Hg后,认知功能显着下降。当进一步考虑年龄影响时,随着血压升高而执行功能下降的现象,主要出现在了44~69岁年龄组,而且无论是否已经发展到需要服药,都是如此,在未服药人群中,影响程度还更大。在年龄≥70岁人群中,则没有观察到这一点。结合影像学结果发现,大脑结构的一些变化与上述脑血管危险因素密切相关,包括大脑额叶前额网络的体积,以及大脑各区域之间白质连接的完整性。该研究提示,血压的每一点变化都至关重要,哪怕血压只有轻度升高,进行监测和治疗都可能会改变大脑结构,影响中年人的思维速度,同时也有可能降低日后发展为痴呆症的风险。

黑人群体的痴呆风险高于白人更容易患痴呆症,而黑人群体的高血压发病率较高,Levine等[11]探讨血压在黑人高痴呆风险中的作用。该研究

收集了5个队列研究参与者数据,平均随访12.4年。研究的主要终点为认知改变,次要结果是记忆和执行能力变化。19 378例基线无中风和痴呆症参与者,首次认知评估的平均年龄为59.8。研究结果显示,与白人相比,黑人的整体认知能力(每年下降0.03点)和记忆力下降速度明显更快(每年下降0.08点),但执行功能下较慢(每年下降0.09点)。时间相关的累积平均SBP水平与整体认知(血压每增加10 mmHg,每年下降0.018点)、记忆力(每增加10 mmHg,每年下降0.028点)和执行能力(每增加10 mmHg,每年下降0.01点)地显著快速下降相关。调整累积平均SBP后,黑人和白人在整体认知(-0.01点/年)和记忆方面(-0.06点/年)的差异减弱,但在执行能力方面(0.10分/年)没有变化。该结果提示,较高的血压水平或是黑人群体晚年认知能力下降的原因之一。

上述临床新证据证实,中年高血压患者血压没有达标,老年认知功能障碍的发生率增高,发生老年痴呆危险就会加大。血压与认知功能障碍的关系,以SBP、MBP和PP升高为主。但目前证据显示,老年高血压患者DBP过低也增加认知功能障碍的危险。而对高血压治疗可显著降低认知功能障碍的危险。

2 脉压和血压变异与认知功能

从生物力学角度看,随着年龄的增长血压对脑微血管的累积机械损伤会导致脑稳态的破坏,从而导致神经元损失。血管功能障碍会影响大脑的

(文档共12页)